PROFESSIONAL SERVICES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团队动态 - 详情

蔡绍辉:律师的价值在于帮人解困

来源:互联网    时间 :2017-09-30 11:03:36
  作为律师,每个案件的目的都很清晰明了:最大限度帮助当事人维护合法权益。但是并不是每个律师、每次都能实现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目的。尤其面对复杂案件时,许多很优秀的律师也 “无路可循”,不得其法。
 
  而蔡绍辉律师的团队却是笔者少见、善于整合各类律法及资源的精英团队。
 
  他们就像福尔摩斯一般,在婚姻家事领域见微知著,所向披靡。似乎无论多么隐蔽的细节、多么复杂的关系、多么繁杂的程序,在他们的“死磕”下总能找到切入点,循着蛛丝马迹理出通往罗马的路。
 
  Q:听说您刚刚办理了一个很复杂的遗产继承案件,能跟我们介绍下情况吗?
 
  A:简单叙述我们帮助当事人W女士——澳籍X先生在中国的遗孀处理中国境内财产继承的一个案件。(以下简“W女士案“)
 
  说起来只有一句话,但因为X先生个人经历复杂,又有诸多特殊情况,就牵涉了涉外婚姻、境外遗嘱效力(遗嘱执行人制度)、遗嘱继承、法定继承、涉外(港)法律适用、以及夫妻共有财产分割等多个领域的法律问题,办理起来非常麻烦。
 
  Q:办理难度大,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A:因为X先生出生于加拿大,之后移民澳洲,再到香港工作,在香港工作期间又被派驻上海工作近十年,患病后又在新加坡的医院过世。
 
  他在加拿大、澳洲、香港、上海、新加坡5个地方分别留下了出生、结婚、国籍变更、生子、离异、立遗嘱、离世等不同类型的活动痕迹,要想取得对应的立案信息就必须沿着他的个人变迁经历横跨2大洲,4个国家5个城市去逐一取证,这点仅凭借律师个人能力追踪是难以实现的。
 
  何况,还会遇到因为国籍不同所带来的管理部门、相关政策或法律规定的差异对待,逐一调取所增加的时间和成本等阻碍因素,一般律师要想取得这些立案材料,是根本不可能的。
 
  Q:为什么一定要取得这些材料,有其他方式能够帮助W女士取得遗产吗?
 
  A:所有可能的方式全部都设想过了,没有。
 
  目前国内的继承方式中,这个案子即便是所有的法定继承人(被继承人的两个女儿和配偶)达成一致也不可能通过公证继承来解决——因为涉及遗嘱效力、部分未列入遗嘱的财产查询等问题。
 
  所以,这个案子有且只有一个办法——借助法院的力量。但是这样的话,就必须提交所有和X先生相关的立案信息,比如如他的父母、和所有子女的情况。
 
  而这也正是其他很多律师说难做的原因。
 
  Q:最后立案问题,您和您的团队是怎么解决的?
 
  A:通过特殊的方式切入,就是遗嘱执行人T先生。
 
  单单靠我们的人力沿着已过世的X先生轨迹寻找相关信息是不现实的,我们就想有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经过多方研究,我们发现根据遗嘱执行人的证明是可以达到法院立案要求的。
 
  后来就以此切入,充分利用被继承人的遗嘱中列明的遗嘱执行人T先生的角色,通过他来做一份证明(言词证据),就比较便捷地解决了立案材料取证的难题。
图:蔡律师团队与T先生往返沟通的部分文件
 
  Q:整个案子你们当时花费了多长时间?
 
  A:我们前后共花费两年多的时间,光立案就花费大半年的时间。
 
  Q:案件结束的时候,当事人是什么反应?
 
  A:她在拿到新产证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很高兴地打电话告诉我们,分享喜悦,后来还带上自己的父亲亲自到事务所来表示感谢。
 
  她当时告诉我,老公都过世好几年了,这事她还一直没有处理完,咨询过很多律师,都说很难弄。如果不是我们的努力,她可能至今都无法获得相应的利益,也就无法去帮助家里其他需要帮助的人。
 
  Q:她之前找过那么多个律师不能解决,为什么您和您的团队能够做到?
 
  A:我猜想可能和我们团队特殊的从业背景以及所处的环境相关。
 
  首先,我们团队成员从业背景特殊。
 
  我们的成员在做律师以前普遍都有其他职业经验,按现在的话说,就是除了扎实的法学专业背景外,大家各自拥有不同的“跨界阅历”, 而正是这些经历让我们比一般的法律人更了解当事人,更了解商业逻辑,进而更了他们真正的需求。
 
  比如,某次我们处理一个婚姻案件,涉及的共同财产中有一家网店,这也是现在很常见的一种财产形式,但如果对处理网店相关程序不了解的话,可能就没办法帮助当事人最大化地维护他的合法权益了。
 
  其次,上海这个特殊的国际都市背景为我们提供了发展土壤。
 
  这点很容易被忽略,但直接关系到律师在国际法运用、金融商事领域的视野和实践情况。
 
  有些律师也很优秀,但他没有这样的环境和机会,那他在案情的判断、办案流程的熟悉、和国际律所的合作以及其他资源调配的效率等方面肯定会有些差距,这是客观存在的。
 
  所以我们有时候说到律师的专业化,跟所处的环境也有一定关系。
 
  最后,丰富的办案经验给我们提供足够的支撑。
 
  “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每一个案件都是一次宝贵经验的积累,更是法律生命的延续。
 
  基于我们所处的城市背景、差异化的专业方向,我们团队在这个领域已经深耕快十年了,目前我们经手的婚姻继承案件已经超过500件,涉及财产分割大概占比70%以上,涉外继承的大概有数十件。
 
  这个比例在上海乃至全国,都是排名靠前的。
 
 
  Q:办理这类案件有哪些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A:因为多是涉外+分家析产+遗嘱继承+遗嘱执行人制度+法定继承的复合型案件,对于各地法律、财产等的分类和组合应用要特别注意。
 
  首先,需要明确管辖的法院及适用的法律,利用各地法律法规差异,策略性选择最优方案。
 
  涉外案件往往关联多个国家或地区,各地法律法规差异鲜明,需要特别熟悉相应的律法,策略性选择最有利于当事人的方式进行处理。
 
  比如,W女士案中,有一笔银行存款(港币)的处理,就同时涉及到大陆法律和香港法律。走法院的话,除了需要缴纳“保证金”还需要提供类似判例。
 
  这样就要对香港法院几千个类似案例,逐一进行研究选择,成本很高,多名资深的香港律师了解案件情况后都纷纷摇头,表示处理难度很大。
 
  最后,我们结合香港法和实际情况,大胆放弃走香港法院程序的常规方式,创造性地选择通过遗嘱执行人作为切入口,让他联系银行协调处理,最终妥善处理了这笔存款。
 
  其次,财产形式多样,需要分类理清。
 
  不同财产形式对应的权利归属及处理方式完全不同,处理时要根据财产性质谨慎分割,有技巧地运用有利政策法规,帮助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最大化。
 
  比如, X先生的财产就很多样,有外币存款、国内房产、国内存款、企业养老保险、抚恤金、香港保险金、字画收藏品……,我们就需要很仔细地研究外汇政策等内容,才能帮助当事人规避潜在风险,最大化维护正当权益。
 
  然后,审查资质,反复推敲解决案件基础要素难题。
 
  涉外案件中被继承人通常比较有法律意识,有遗嘱的情况较多,但有遗嘱不意味着高枕无忧。
 
  遗嘱的形式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遗嘱的具体内容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是否可能出现遗嘱无效的情形?
 
  遗嘱有效的情况下,法定继承人的继承权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如果没有遗嘱,被继承人的财产又该如何继承?
 
  全部法定继承人是否都调查了解过?
 
  ……
 
  这些环节有时候很复杂但却是法院处理继承案件的基础要素,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解决。
 
  最后,注意情理兼备,以温和有效的方式疏通引导当事人。
 
  继承案本质上也是婚姻家事案件,当事人往往因为感情伤害、家事烦恼导致心情不好。
 
  办案律师除了要具备逻辑思维能力、商业及法学知识外还要兼具微观细腻的共情能力,才能对当事人进行有效疏通引导。
 
  只有真正“情理兼备”的律师才能成熟有度地处理好这类复合型案件,只是要达到这样的状态通常需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及大量的办案经验积累,国内能够将二者有机结合的团队目前还是比较少。
 
  我们目前不能说是做的最好的团队,但是确实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也获得了许多当事人的好评,取得了一定成果。
 

分享到: